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23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新闻音频

强化中共党内绝对领导地位 核心层成员两会前向习近平述职


强化中共党内绝对领导地位 核心层成员两会前向习近平述职
请稍等
嵌入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47 0:00

中共实际掌控的“人大”、“政协”会议按惯例于3月初在北京召开。在热议政事的“两会”召开前夕,中共决策层内部则比去年提前进行了政治局成员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习近平的书面述职。有政治观察人士指出,“书面述职”在两会前进行,是习近平向外界展示和强化他的稳定地位,以及中共领导层对他的俯首听耳。

中共实际掌控的“人大”、“政协”会议按惯例于3月初在北京召开。在热议政事的“两会”召开前夕,中共决策层内部则比去年提前进行了政治局成员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习近平的书面述职。有政治观察人士指出,“书面述职”在两会前进行,是习近平向外界展示和强化他的稳定地位,以及中共领导层对他的俯首听耳。

王军涛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熟稔中共政治权力的运作。他认为,习近平上台后开始逐步恢复中共党内的政治生活制度,在政治局的生活会上,每个人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在中共以政治局全会通过的规定的方式,要求政治局委员向党中央和习近平书面述职,显然是在强化习近平个人独裁的地位。

他说:“在两会前做这样一个宣示,主要是怕两会有些失控,事先让所有的这些代表和全国都知道,现在中央的其他几个人都要听命于习近平。这个对外的象征意义更大于会上的意义。”

习近平虽然是中共总书记,但仍然是个党员。中共党章规定,总书记的职责是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并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中共党章还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党的领导人的活动要处于党和人民的监督之下。

观察人士认为,如果根据这些规定,习近平作为一个党员,也应该向党中央述职。

政治分析人士王军涛博士说,述职或生活会,是中共强化集中领导的方式,其中的一些批评与自我批评,有时甚至非常尖锐的批评的方式,对习近平显然不合适,因为他要“定于一尊”,尽管他在执政期间有很多缺失。

他说:“今天习近平之所以这样大张旗鼓地搞独裁,是因为他知道他的独裁没有太多的政治生活的基础,政治制度的基础和人心的基础。”

2017年10月27日,十九届中共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若干规定》。根据这项规定,中央政治局委员每年要向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书面述职。

2018年3月21日,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近期,“中央政治局同志首次向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书面述职”。今年2月28日,新华社又以“近期”这个模糊的字眼报道中央政治局委员按规定向党中央和习近平书面述职。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次书面述职的时间是在两会之前。

高新是旅美政治分析人士,曾著有广泛传播的《江泽民的幕僚》一书。高新说,除了习近平以外的24位中央政治局委员按规定向党中央和习近平书面述职,从表面上来看是所谓的在新时期加强党建、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重要举措,但实际上是在突破中共党章对总书记职权的限制。

他说:“他用述职的办法,彻底实现了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内,在整个政治局里绝对个人独裁专制。”

中共党中央要求党的核心成员述职由来已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说,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会上做出“关于加强请示、报告制度的规定”。

他说:“这是个原则规定,接着中共中央,也就是中央书记处,也就是现在的政治局常委,当时叫中央书记处,成员包括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和任弼时。他们5人要向中央书记处和中央主席,每三个月书面报告一次工作。”

鲍彤说,这个规定执行了5年以后,随着6个中央局的撤销,这个规定也被取消。 他说,中央政治局委员向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书面述职,是习近平主政以来的首创。

高新说,中国自诩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最欠缺的一点是,由谁对执政党进行监督。他说,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时代的“九龙治水”(九个常委每人各管一滩),由于没有一个常委有“绝对权威”,人们最诟病的不是党的领导人由谁来监督。但是在中共确立了习近平的领导核心地位之后,习近平凌驾中共党组织和制度之上,成为监督各路大臣的明君。

他说:“由这位明君统帅下面,由这位明君去监督他手下的每一位大臣。这位明君本人是不受监督的。因为他是明君,不需要被监督。”

高新指出,习近平在独断专制的同时,坚决不允许其“唯我独尊”的作法被各级党组和政府层层效法,唯恐“诸侯”做大,危及他的权威。他说,习近平在中共、中国的地位,是唯一一个置于党章、宪法、法律之上的人。

高新说,与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不同,习近平在无法与当年毛泽东在中共党内威望相比的情况下,以所谓的“法理化”来实现其独裁和专断。他说,毛泽东是“打天下”赢得的威望,习近平则是中共元老“合议”选定的接班人,而且现在习近平要走毛泽东的“老路”已经行不通。因此,为了确保政治局成员对他绝对服从和忠诚,还要确保那些提拔他当总书记的政治元老们对他至少要“口服”,即使“心不服”,他以制度性的方式让所有人服从他。

他说:“习近平制定一系列所谓的制度,来确保他个人独裁,个人专权,不但现有的政治局成员们不敢对他有丝毫的懈怠,不敢对他有丝毫的反叛之心。同时也要保证现在的政治局成员们,不可能依赖某一位或者某几位党内元老来对习近平的个人独裁构成威胁。”

高新说,习近平的独裁与毛泽东的独裁最大不同是,习近平是“自上而下”,强迫下边俯首听耳;毛泽东则很大程度上是“自下而上”,由他的战友们造出来的独裁和“神”。

中国的人大、政协两会,尽管其部署和领导由中共掌控,至少那些被“推选”出的代表能在一个多星期里有机会提出他们的建议或法案。在今年的两会之前,人们期待这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能发出不同的声音。

但是政治分析人士高新认为,在习近平的专制和独裁下,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干部,唯恐他们当“奴隶”,当不稳。因此,代表们在本届两会要发出“声音”,或习近平所说的“杂音”会更弱,甚至会消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