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com.cn
搜索

为什么是时候欣赏不同肤色的美丽了?

“10到20年前,白皙的皮肤是理想的肤色,但是近几年,对千禧世代来说小麦色的肌肤更健康、更有...
Kathleen Hou
yijie.zhang

我的妈妈最喜欢的配件是雨伞,她也喜欢她的手提包,不过她收藏的雨伞数量才是真的令人印象深刻。 她拥有各种系列的雨伞,从漂亮的纸伞、花卉图样的伞,到碧昂丝Beyoncé的保镖们用来挡狗仔的黑胶遮光伞。 但她的雨伞大概只有10%用在雨天,其他时候都用在对付我妈认为是优质皮肤的头号敌人:晒黑(紫外线)。

我的妈妈一生都在与太阳战斗。 当她开车的时候,她会带着一双长手套和一顶像是养蜂人戴的帽子;当她在做园艺的时候,她是抗UV全罩式机能帽的粉丝;当我们走在户外时,她会用一把巨大的伞把我们两个人都罩起来, 免于阳光照射(再加上擦了厚厚一层SPF 50的防晒乳液)。 虽然美国已逐渐意识到防晒的重要性,但她为了购买那些非常额外的防晒配件,她需要千里迢迢飞回亚洲。亚洲的人们对防晒有更普遍且广泛的认识,认为晒黑的皮肤是美的对立面(虽然这个观念渐渐开始改变)。

对于我妈这一代的人来说,白皙清透的皮肤是美丽的缩影。 这一观念一部分归咎于对西方人苍白肤色的憧憬,另一部分则是由于历史上的阶级划分,较贫穷的人会因为露天工作而晒黑,而较富裕的人则得以在炎炎夏日呆室内乘凉。 2018年全球市场研究估计美白产品的销售额将在2024年达到 $312亿美元,其中亚太地区是成长最快速的市场。 大型美妆企业集团像是Fair& Lovely和Pond’s的WhiteBeauty美白霜及Flawless White cream透白防晒日霜等产品,皆声称有美白功效。但一些不达标的美白产品为了效果会添加汞和苯二酚,专家指出这会导致长期的皮肤损伤、中毒以及肝肾问题。

然而,改变即将到来,尤其是在蕾哈娜的品牌Fenty问世之后,肤色的多样性被人们庆贺。虽然大多数的亚洲女演员和模特儿的皮肤都偏白,但是现在有了更具代表性的象征。 现在,在印度的高级时装模特儿包含了像是Pooja Mor、BhumikaArora和Neelam Gill,而NeelamGill最近与L’Oréal Paris巴黎莱雅签约, 成为了第一个英国印度裔的代言模特儿。

在韩国,韩国流行音乐歌手李孝利Lee Hyori是第一批有着小麦色肌肤的明星之一,少女时代俞利Yuri的粉丝则亲热地称呼她为“黑珍珠”。 新兴美妆品牌Soko Glam的创办人Charlotte Cho说:“我认为偏白的皮肤在10到20年前的确是理想的肤色,但最近几年,对千禧世代来说偏深色和棕色的肌肤更健康、更有吸引力。 ”她指出,来自韩国女子团体Mamamoo的华莎Hwasa的受欢迎程度就能很好地说明这一点(Mamamoo是目前最热门的韩国偶像之一,被韩国《Cosmopolitan》称为千禧世代的偶像)。著名的化妆师兼泰国Vogue的撰稿人NickBarose,也对泰国早期的超级名模MetineeKingpayom那温暖又金黄的肤色称赞不已。

Priyanka Chopra,曾经主演一个美白乳液广告,但如今她向Vogue 坦言她后悔了。“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名演员,我拍了一个美白乳液的广告,演绎一个因为肤色而没有自信的女孩,之后当我看到广告中的自己,我立刻觉得‘天呐,我到底做了什么? ’然后我开始与大众谈论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样貌感到骄傲。我其实非常喜欢我的肤色。 ”

在过去的十年里,有些国家颁布了美白乳液的禁令,目前在迦纳和科特迪瓦美白乳液是被禁止的,而巴基斯坦也正在打击美白乳液。印度在2014年禁止了广告中的“colourist配色师”,代表着以负面的角度呈现肤色较深的人是非法的。

社群媒体行动也一直是变革的动力。 2009年,印度的非政府组织Womenof Worth开始了“Dark IsBeautiful 深色是美丽的”的运动,由宝莱坞演员NanditaDas推动,该运动不只鼓励媒体传播,同时也进行了学校宣传计划,以教育大众有关肤色的偏见。 在巴基斯坦,社会运动者Fatima Lodhi创建了一个名为“Dark Is Divine 深色是美好的”全球性的反色彩运动。 在德州首府奥斯汀,学生PaxJones创了一个#UnfairandLovely

的照片系列,突显她的南亚朋友的美丽,并且讽刺了美白品牌的名称(数千人使用该话题发布自己的照片)。 同时,在Twitter上也有着对韩国小姐和印度小姐选美比赛缺乏肤色多样性的批评。

包含亚洲在内的美妆品牌也正在扩大其提供的彩妆色彩。 Barose说:“我以前经常看到人们试着涂抹浅色的底妆,让皮肤看起来更白,但是现在我看到人们拥抱真正配合他们肤色的底妆颜色。你可以看到一些亚洲美妆品牌,像是KohGen Do、Clé de Peau和资生堂Shiseido现在都推出了更温暖的色调。”虽然不像品牌Fenty 提供了近40种的颜色,但是资生堂Shiseido将在今年后半年推出30种色调。Clé de Peau Beauté多年来只有提供六种颜色的遮瑕膏,也将会在明年增加他们热门的遮瑕膏颜色种类。 Cho说:“韩国化妆品公司正为顾客提供更多色调的彩妆,以因应这股流行趋势和消费者需求的转变”。

身兼印度时装设计师和反对肤色偏见的热情倡导者Masaba Gupta,也许是说的最好的一位,她说:“你的肤色与你住在赤道的哪一边有关,与其他事物没有任何一定的关系。 ”


评论
您可能还喜欢看
微信公众平台
账号:VOGUECHINA
或扫描二维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