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com.cn
搜索

Vogue独家专访流行音乐新星Dua Lipa

随着她的第二张专辑发行在即,Vogue对话世界上人气最高的女艺人之一Dua Lipa,探讨政治、流行...
Hattie Collins
yijie.zhang

Dua Lipa的人气迅速在全球范围暴涨,这几乎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绝对所有人,也许也包括Dua本人都不会想到,自从她在2015年凭借首张单曲New Love悄然但坚决地进入流行音乐界以来,她会走上这样非同寻常的发展轨迹。2018年初,Dua成为Spotify最受欢迎的女歌手——仅2017年的优秀流行单曲New Rule就累计达到了10亿的播放量,而单曲IDGAF的视频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也高达50亿。2018年Dua荣获了两个英国的奖项,今年又获得了一项,2019年她还捧回了两项格莱美奖。对一个来自伦敦北部的女孩来说,这样的成绩相当不错(她的父母是科索沃人,1992年他们来到英国寻求庇护)。

Dua的成功不仅仅是为了人们的赞誉和奖项;她的同名专辑曾是——而且现在仍然是——一种绝对值得倾听的快乐。这张唱片带来一个又一个的美妙旋律,从令人心碎的民谣到激励自我的赞歌,评论家们称这张专辑为“一场精彩的处女作”,认为歌手本人则是一个“绝对的流行音乐视听盛宴”。Dua在Vogue拍摄当天的早上从洛杉矶打来电话,她对自己的成功既有所考量也很谦虚,并指出她十几岁时便写过很多歌曲。“在我的第一首歌里,几乎全是在哭着跳舞,”她笑着(她经常这样)说,“创作伤感的内容对我来说容易很多,因为它们都是在我记忆中停留最长的东西。”8月刚满24岁的她透露她的第二张专辑将更加“概念化”和“成熟”,接着又赞叹道:“就像舞蹈练习课一样,会非常有趣!”。

Dua永远充满动力;在12岁她从伦敦搬回到父母在科索沃的家后,她说服了她的前摇滚歌手父亲和在旅游业工作的母亲,允许15岁的她独自回到英国首都。她和一个家里的朋友住在一起,在Sylvia青年戏剧学校学习,并通过在YouTube上模仿并发布充满活力的Jamie XX和Mila J封面视频来维持生活。四年后,Dua已颇具名气,而她的名气不仅局限在英国,还有通常英国艺人火不起来的美国。自取得巨大成功以来,无论是在科索沃首都普里什蒂纳建立阳山学院(Sunny Hill Academy),还是对音乐行业性别不平衡的探讨,她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平台来为世界带去积极的改变。Dua是一位有目标的流行歌星,一位决心挑战和解决全球问题的年轻女性,振奋着自己的年轻粉丝群体。

今天,她从洛杉矶同Vogue探讨她在这个行业中的发迹,以及她的下一步。

我相信,现在还有几周你的第二张专辑就要马上发行了,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我现在正在洛杉矶为歌曲做收尾工作,我真的很兴奋。我非常紧张(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人们并不对它抱有期望,但现在有了更多的压力。所有人都在议论疯狂的第二张专辑有多难,但就创作而言,第二张专辑其实更容易。我觉得我真的对自己了解得更多了。我知道我想写什么,我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受。我知道如何谈论事情,如何让自己变得敏感。”

你的处女作真的非常精彩。四年之后,你是如何看待Dua Lipa(同名专辑)的?

“这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章。我对这张专辑的喜爱之处在于它是一张流行音乐专辑,但同时又不落俗套。我尝试过很多不同的旋律。我的新专辑仍然是流行音乐,而且非常有趣,但绝对会更具概念性。我先构想出专辑的标题,然后由此开始创作。我自己听过之后,给我的感觉有点像舞蹈练习课(笑)。我不想太把自己当回事,但作为一张专辑,确实给人的感觉更加成熟。我很兴奋能再来一次,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

你之前提到过,新专辑受到过Prince的影响。

“这些的确是有趣、怀旧的感觉。我最后听了Prince、Outkast、老Gwen Stefani和No Doubt。听起来这像是各种风格杂糅在了一起,但这就是我喜欢的做事方式。杂糅一直是我做每件事的风格。这就是'我'。”

我曾看到之前一些对你第一张专辑的评论,卫报只给了它三星的评价。我对此很惊讶,因为我认为这张专辑显然是一个非常优秀、强大的流行音乐专辑。你会看评论吗?

“我有时会看,尤其是在现场演出的时候,因为我为演出的每一个小细节上面都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心血。当我读到其中一些评论时,它会让我感觉好笑,因为里面充斥着太多的性别上的不平等。有一些我去过的演出——我不会列举具体的名字——在那里男人站起来唱他们的歌,然而实际上作品十分平淡,但天哪他们居然都能得到五星评价!作为一个女人,你在现场演出中的各个方面都会受到批评。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做了我在舞台上所做的事情,他们会得到很好的评价。然而作为女人,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对此我不会回避。我一直在去证明人们其实是错的。”

作为一名音乐家,你还经历其他过的性别不平等吗?

“现在有那么多新的优秀女艺人和那么多来自强大、令人惊叹的女性的优秀音乐作品,这使得我们很难被忽视。我很高兴能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在颁奖典礼上获得提名,并赢下各大奖项。人们的意识已经慢慢地开始醒来,但这个世界上仍然有很多的不平等。有时我觉得因为我在伦敦长大,我生活在这个小小的泡泡里。当我来到美国,并去到了世界其他地方时,我见到了更多。我对这种现实感到震惊。这些是我经常为之发声并为之奋斗的事情。即使我对这种不平等已经有所了解,它仍然让我震惊。”

你来自一个带有抗争基因的家庭,你的祖父是SeitLipa,科索沃历史研究院院长,他为确保人们的故事能够流传下来而斗争?

“是的,我来自一个移民家庭,来自一个总是教导我要记住我的根,并为之骄傲的家庭。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着各种事情,我站出来谈论各种不公是自然而然的。我对那些对我很重要的事情直言不讳。”

你和你的家族正在科索沃大举投资阳山音乐节和阳山学院,支持新的人才...

“我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要有一天在科索沃开办一所学院,今年的音乐节后我们做到了。我们想建一个排练室和一个录音室,用于制作演示和播客,这将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安全空间,能让孩子们从街上回到室内。这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体验。我们需要和普里什蒂纳市长沟通,以争取为我们提供空间,这个过程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去年,我们把音乐节赚来的钱捐给了贴合我们理念的公益组织、许多年轻的独立音乐节、科索沃的爱乐合唱团以及科索沃唐氏综合症组织。但今年,我们终于能够去打造这个空间,并将在2020年正式开放。洛杉矶QuincyJones音乐学院真的很暖心,为我们提供了三项音乐奖学金,将为三个阳山学院的科索沃孩子提供在洛杉矶学习歌曲创作和制作基础的机会,我们希望每年都能如此。科索沃有这么多才俊,所以我们真的想确保孩子们能获得更多机会。”

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最近登上了节日的头条。她的味道怎么样?

“她就像个性感闪亮的摇滚明星,不管是什么味道!”

你对哪些音乐界中的新名字感到兴奋?

“我喜欢Rosalía,Lizzo,Billie Eilish,Barny Fletcher这个孩子让我觉得很神奇,TierraWhack,Loyle Carner,J Cole的新专辑梦想家的复仇III (Revenge of TheDreamers III)真的很神奇,让我很着迷。Brockhampton唱的歌总是很酷。MeganThee Stallion很棒!对了,Bon Iver的新曲也很酷,Jai Paul的新曲也一样。如你所见,我的喜好是一种混合,五花八门。我喜欢音乐,各种不同的声音和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能给我带来灵感。DaBaby是一名我不太了解的说唱新人,我刚开始接触,感觉他很有趣。Skepta新专辑令人惊叹。戴夫Dave的专辑…”

从Blackpink到Wizkid,再到Diplo,你已经和一系列真正不拘一格的人合作过。其中你最喜欢和谁一起工作,你从谁那里学到的最多?

“这很难说,我和所有合作过的人最后都成了好朋友…”

等一下,就连SeanPaul也是吗?

“他的确有时会给我发一些小短信,是的(笑)... 我们是朋友,他很可爱。这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因为我记得我在三年级时听的Baby Boy,而现在我们成了...哥们!我喜欢和卡尔文Calvin [Harris]合作,我喜欢和他一块待着。我去录音室给他听我的新音乐,因为我喜欢得到他的反馈。在音乐产业中,当艺人们互相帮衬的时候,会有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竞争,因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自己的道路。这是一种很好的能量。”

你和世界上最流行的女艺术家一起同台表演…

“害怕!”

你的歌曲总计已经有了50亿播放量。你怎么看待这种成功?

“我很感激人们想听我的歌,在聚会或者准备的时候播放我的歌。这些数字很不可思议,我一直都在创作,所以没太有时间去思考这些,总之这...太棒了。这会鞭策我更努力地工作。我只想等我回来的时候能让人们为我感到骄傲。我上一次演出是在十二月,所以说我已经在我的小深坑,我的小洞穴里创作八九个月了。”

这会给你创作新专辑的时候增加额外的压力吗?

“当然,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当我在创作音乐时,我反复听,当我做视频时,我反复看。但当向世界发布后,这些作品就变成了属于其他人的。这就是我看待作品的方式。我喜欢人们能够拿走我的歌曲并各自赋予它们意义。音乐作品必须自己存活。我不愿意去解释一首歌对我的意义,因为我不想让我的故事影响到作品的生存。”

你最喜欢的分手歌是什么?

“ James Blake的Retrograde是我会去听的一首歌。这是那种适合所有场景的歌曲之一,它是一首非常特别的歌曲。有时当水星感觉正在逆行的时候——即使没有水逆,只是发生了他妈的糟糕的事情的时候(笑)——就会感觉这就是适合陪伴所有场景的歌”

你父母似乎很相爱。作为一个年轻人,在约会软件和DM的时代,你这一代人还会经历像你父母一样的爱情吗?

“我想会的。我父母对爱情设定了一些疯狂而不切实际的期望(笑)。他们的关系如此亲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能看到他们之间的纽带——在这方面我们很幸运。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爱就爱得如此之深,为什么我们这么开放的原因。有时这是一种祝福,也是诅咒,但主要还是一种祝福。能够对爱情敞开心扉地生活,要比一直生活在对爱情的恐惧之中更美好。人们可能会受伤,但同时世界上仍有很多美好东西。我坚信爱情。你只是需要找到合适的人与你共度一生。”

从CrossColours斗篷帽到Valentino时装,你的造型五花八门。你如何定义自己的风格?

“乱七八糟(笑)?不落俗套?随便哪件当天在我箱子里的没有皱褶的衣服?其实就是任何我觉得舒服的衣服。当我在巡演的时候,在舞台上我一有机会,就会选择支持新的年轻设计师。如果是一个庆典——就像我去AMFAR [艾滋病研究基金会],我喜欢穿那件Valentino时装礼服。我喜欢到处玩。对于我的个人风格,我真的没有简单的答案,就是如此。只是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可能今天我想穿一件可爱的小裙子,而明天你会看到我穿着一身运动装。”

你有最喜欢的一件吗?

“真的很难找出一条那种好的、合身的牛仔裤。当你有一条与任何衣服都能搭配的可靠牛仔裤时,你就是人生赢家!”

说到这一点,你与PepeJeans合作的新专辑是从哪里得到的灵感?

“这完全是20世纪90年代的伦敦和节日风格。我是Glasto爱好者。我连续五年都去了现场。我喜欢Glasto,我喜欢那里的自由,年轻,无忧无虑...这个系列中的所有衣服都合乎我的个人风格,同时又融入了我认为我的朋友和粉丝会喜欢的元素。这样做真是太有趣了,我很期待看到人们对此的想法。”

那你会成为下一个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

“(笑)好吧,我做了辣妹的发型,所以谁知道呢,这可能是在召唤我!不,我会坚持音乐,但这是一个有趣业余项目,我也可以在那里发挥创造力,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化妆和洗劫化妆盒一直是我喜欢的事情,所以打造自己的系列对我来说的确很特别。”

你作为流行歌星,已经取得了如此的成就,但同时也会感到很大的压力。你如何照顾自己的心理健康,怎样保证状态?

“我的家人和朋友能让我脚踏实地。我还学会了碎片化的社交媒体。社交媒体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对我来说,发布图片,推文和更新都很有趣。但是,在谈到我所关心的政治话题时,我也会收到很多反对。我是一个不说对不起的人,我喜欢坚持我相信的事情,所以有时我会删掉app,这样我就不再去怀疑自己。心魔很容易让人焦虑。

“让我能坚持使用社交媒体——主要指Twitter,而不是Instagram——的原因就是我与粉丝的联系。他们是我重新下载这类app的原因,以便我可以和他们交谈。这是我们建立一切的基础。我的粉丝非常了解我,我收到的消息说,‘我们知道你需要离开Twitter一段时间,而我们只是想告诉你我们很想你。’这就像生活中其他的一切一样;关键在于找到和保持一种健康的平衡。你不可能永远是对的,但你必须尽力。”


评论
您可能还喜欢看
微信公众平台
账号:VOGUECHINA
或扫描二维码
下一篇 上一篇